首页 本站概况 最新期刊 教育研究 文章精选 人物采访 青春靓影 联系我们
数据中心
信息推送


科研是一种自得其乐

文/智飞

黑框眼镜,消瘦的身材是肖斌博士给记者的第一印象。本以为一再拒绝采访的肖斌会惜字如金,但之后直接杀到办公室的记者却在对他的访谈中发现:温文尔雅、笑容亲切的肖斌是如此的健谈。“不想被采访有两个原因,一是我希望可以像从前一样,没有人认识我,独自做一点事情。再一个原因,我的废话比较多,没把你当记者而当做师弟,聊起来就扯远了”。严谨和广博是这次采访后我对肖斌博士的最深感受,严谨代表着科学态度,后者则代表着生活广度。

肖斌,2002 年考取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化学系本科。2006年开始硕博连读,师从郭庆祥教授,研究方向为过渡金属催化的交叉偶联反应。其博士毕业论文《基于新导向基拓展的Pd催化C-H键官能团化》获得了“2013年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的殊荣。

十余年来,肖斌可谓载誉颇丰:中科院朱李月华优秀博士生奖、中国科技大学学术新人奖、中国科学院优秀博士学位论文……但肖斌却对之十分淡然,而其却充满了感恩,正如他在博士论文中的致谢一样:首先感谢的是家人、老师和同门的帮助,没有他们,或许就没有自己追逐化学梦想的机会。

科研在于积累,研究方向是“搭积木”

现为化学与材料学院副教授的肖斌,也完成了从学生到老师的身份转变。“作为学生,觉得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有意思就可以了。但是从学生变成一个研究者后,要更懂得欣赏别人的科研。所以,我渐渐喜欢去听一听其他学科的报告。”

科研是每个同学本科起都必须经历的阶段,肖斌认为科研是一个长期积累与修正的过程,而且这其中不应该有太多的目的性。“科研的感觉应当是不断提高的。我时常看自己之前的论文,都会觉得有很多不足,或许这意味着我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去做。”

现在的肖斌每天还保持着多年前刚进实验室所养成的习惯。“希望每天都有架几个反应的时间,这是一个小小的爱好吧。”谈到自己的研究方向时,肖斌很形象的用了“搭积木”来解释交叉偶联反应:“复杂有机分子就像一个用积木拼起来的模型。一部分人在做一块块的积木,而我们做的事情是发展搭积木的方法”。肖斌欣赏的“积木连接法”应当是普适、高效的,并且最终可以在大分子合成中得到应用,比如2010年诺贝尔化学奖正是颁发给了在“有机合成中钯催化交叉偶联”研究领域做出杰出贡献的三位科学家。

谈到实验,肖斌认为导师的引导作用是第一的。肖斌对自己的导师郭庆祥教授充满感激——在生活中,郭老师好似一个向导给予自己方向;在科研中,他的智慧是让复杂的原理化繁为简。“我记得郭老师在组会上给我们讲的每一个寓言故事,常常用简单的一句话使我们从纷繁杂乱的琐屑中走出,认识到什么才是做人的根本和科学的方向——如果将它们汇编,那一定是每个研究生应该读的。”

科研路漫漫,沟通与执着并行

科研是从事学术研究所必须经历的修炼。尤其是实验,在一般人眼里看起来是枯燥、乏味的。实验中首先要有选题,而任何一个选题,有好的想法是第一位;但是有好的想法,在实际中却不一定能做成。实验的时间也可能少则数月,多则数年。但是对于科研人员来说,这些都是必经之路。

科大有本科生就进实验室的传统。对于本科同学,如何分配好自己的课程、实验、考试三者见得关系就很重要。肖斌给本科同学的建议是:找准自己的兴趣点,多和导师交流。尤其是在自己的目标和现有的安排出现冲突时,沟通就变得更为重要了。及时有效的沟通可以让导师安排好学生的实验工作,自己也可能更有效的节约时间给其他事情,如去考GT的时间。“我从来不会拒绝过任何一个学生的请假申请。但是和任何一门学科一样,只有在技术充分的前提下才谈得上选题。学生在安排时间方面应当明白,要想做出优秀的工作,必须尽早具有足够的实验技能。对于研究生来说,沟通意味着可以更好的碰撞出灵感的火花,更好的完成实验设计以及避免实验走弯路。”

当我问到肖斌在科研过程中比较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情时,肖斌给我们分享了一个小花絮:“曾经做一个课题,由于比别人投稿迟了一点,就没发出去.……后来我就觉得,科研是一种自得其乐,既然一些问题别人也想到了,我就该换一个。”

目前在很多的研究方向上,一篇学术成果的发表大概在3个月或半年。这样快速并且大量发表论文的功利科研很有可能会搞成“论文工厂”。肖斌谈到一位老师理解的科研上的两个层次:“首先,提到你,能想到一个领域;更进一步,提到一个领域能想起来你,”这是一个学术方向想要长期发展所必须的累计和沉淀。“化学工作者在一个领域需要留下的是一种‘产品’,可以是一个分子或者一种方法,而论文是为了科研而被迫去做的。”

科研外的风景很美

科研路途漫长,但“路上”的风景很值得驻足:肖斌首先讲到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件“矛盾”趣事:之前有一次到重庆开会,觉得当地的“老火锅”很赞,和同学连吃了三天。“其实,我们也听说这些老火锅的锅底都是回收再用的,你可以去说这里面有多少人的口水或者苯并芘,但这也是一种文化,每个人都应该有选择的权利。”

“我喜欢背着包出去远足,在房间里坐着就觉得很难受;但是我又很喜欢钓鱼,坐一天不动都可以。我非常喜欢看足球,西班牙风格的那种。不喜欢看篮球,因为觉得篮球进球太多。”聊起运动,肖斌展现出了运动大男孩的阳光活力。记者在查阅资料时发现羽毛球协会前会长的名字也是肖斌,但没想到此肖斌非彼肖斌肖斌老师不得不对记者澄清:“太囧了,那个人不是我,只是跟我同名而已。实际上我本来是很喜欢羽毛球的,就是因为出了一个同名的高手后来就不好意思再去了。”肖斌边说边笑,话里行间,肖斌的幽默风趣不禁感染了记者,让记者觉得诙谐与开朗是一种让人感到舒服和被吸引的气质,同时,记者想,这也是科研和实验中必不可少的一味调和剂吧,它可以让科研路上的风景更加美丽。

科研之路,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感觉到路途中的艰辛和美丽,而且往往是苦中有乐。但这样的反衬却让苦更加甘醇,乐更发自内心。正如肖斌所说:“科研是一种自得其乐”。

 

【责任编辑李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