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站概况 最新期刊 教育研究 文章精选 人物采访 青春靓影 联系我们
数据中心
信息推送

秘密通讯

 文/邱曾维

刘老师:

 您好!

 写信给您,这是第一次。这让我想起以前给你汇报工作前的情形。在去您办公室前,我会整理过去两周里的学生工作,有时还得借助笔与纸。而现在,已过去六年。重新整理起自己的思路来,完全不似当时那样得心应手。此刻我像是奔走在地面上的牧羊人,而我的小羊们都浮到了空中,变成了唤不回来的云朵。这样说,您多少能体会到我的忙乱吧?

 那,我想同您说的,到底是什么呢?

 是一个六年前的秘密。是关于您的秘密。但只是我的秘密。

 您一定莫名其妙。秘密?!只怕是平日生活里,稍显趣味的小事吧?

 当然不是。但现在的我,要解释清楚困难重重。别忘了我现在是只能在地面上奔走的牧羊人,要抓住散漫在天上的思绪还得花一些时间。

 嗯,秘密得从您自身说起。

 一旦要说回到您自身。我脑海里就浮现轻盔轻甲,乘马而来的年轻骑士。对对,不是您周围的人异口同声的那样,说您像孙悟空。毕竟,您长得太像六小龄童啦!在我印象里你不像孙大圣那样,不是恣意又活力过头,脾气上来就要踢翻人家里的炼丹炉的角色。您是恪守骑士准则,待人彬彬有礼,对落花也要吟诵一首落花辞的侠义骑士。尤其是,在仅仅小您四岁的我看来。

 四岁的差别。这一事实我花了太久才能准确地把握。小孩能将能力上的差距归因于年龄上的差别。那是否也意味着我能在四年后变成骁勇的骑士呢?直到现在也没有啊!我们之间的差别不只是四年的时间就能抹平的——这一点我是最近才突然明白。在那之前,我多少以您为榜样在不停地努力着。

 我学习您的处事方法:会议议程第一项一定是让与会人员充分发言;每周工作结束都要写一份详细的总结;遇到需要引起观众共鸣的演说场合一定选择配乐朗诵这一形式;如此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我把自身化身成未定形状的卵,安全地缩身在“学生”这一身份之内,吸收着您身上散发出来的光。几乎还能算作同龄人的您,已提前一脚跨入我期待又惧怕的成人世界中。工作业绩熠熠生辉,上级与学生对您的能力赞不绝口。而我执拗地铭记着那四年的差距,多少赌气似的想:四年过后,我也能做到和您一样出色!如此这般,我笃定自己正往成熟的方向的前进着

 青涩学生心中,在成人世界骁勇善战,屡战屡胜的坚毅骑士。您自身或许不这么看,而对我,这就是您自身。

 说完您自身,也说说我的情形。今年是我研究生生活的最后一年。站在这一直为之准备的、迈向成熟的关卡,我却不由得六神无主。我依然爱开不着调的玩笑,周末的早晨要睡到十点,拖延症犯起来就要浪费一整天。而我刚刚听说,在一边处理繁重的团学工作时,您就要拿到博士学位了。您一直是骁勇的骑士,我慌乱成了上蹿下跳的牧羊人,连自己的想法都归拢不了啦!我还是落后您四年,或者更多年的、任性的学生。

 您或许觉得我这是小题大做。也许您会说工作自然能赋予人成熟的气质。不不,事情不至于那么简单。您可知道?在我看来,单个的事物均是整体。撒娇起来在腿上打滚的,跟撒泼起来抓伤人手的,是同一只猫的不同侧面。然而它们都完美地统一在猫这一整体里。在盯视满屏的招聘信息无所适从的时候,我禁不住想:要追赶您的是我,然而没有变成您的也是我。而您永远只是坚毅磊落的骑士。等等!这么想着,有什么像是潜水艇一样,悄无声息的地从意识深处浮了起来。

 Bingo!是您的秘密。

 那是大二那年的夏天。马上要准备优秀学生会的评比,您指导我们完善申请材料的同时,又安慰我们到:不需太过紧张。评委们都是在各院一起指导团学工作的同事,会理解我们的短处,更会看到我们的长处。然而感染到您平日追求卓越的劲头,我们却如临大敌。学生会主席抓着我整晚的讨论,申请材料有一段不合适就推掉重头再写。直到答辩前一天晚上,我们两人还在演习PPt的展示。只有我们两人的学生办公室满是咖啡味儿,唯一亮着的灯光成为黑夜里孤独的睡眼。凌晨时分,我终于透不过气来,留他一个人先做练习,独自跑到校园中心的沁湖散步。

 湖中央起了薄雾,漫天星子像是碎了的银子。我想象着把麻木的大脑拿出来晾在湖边的石头上。晚风轻轻地拂过寂静的大地。

 突然,我听到了远处的喧嚣声。有两个声音,高谈阔论着,正往湖边靠近。一开始我以为是吃完夜宵的学生。但随着声音的靠近,我分辨出来,其中一个是您的声音。

 第一个出现在脑中的想法是:快些躲起来!凌晨的星光给了湖水太多私密与寂寥的气氛。我慌乱起身,趴在湖边的石雕下。

 两个人影近了。果然是您。另外一人是您的同事,也是这次评比的评委之一。两人明显都喝了酒,兴致相当高。您的同事摇摇晃晃,走不了直线。而您,朝空中挥舞着双手,兴奋朝着他说着酒话。一会儿您又奔跑起来,像个快活的孩子,围着他跑前跑后,脸上也带着戏谑和兴奋的笑。熟悉的湖边因为您突然到来变得不现实起来。水面上的雾气变成了曼舞的纱,妖娆地在夜色里飘逸。我低趴在草丛里,大气也不敢出。

 不到一分钟,您与同事就走远,消失在去往教职工宿舍的方向。

 我趴在沾满水汽的草丛中,直到再也听不到你们的声音。我脑中空白,喉咙沙沙作响,熟悉的湖水与夜色都没有了实感。我匆匆起身跑回学生办公室。学生会主席见我回来,拉着我再次要求演练。

 就是这么一件事。怎样,您还有印象吧?

 或许如您猜测,确实是一件小事。但何苦我得等到六年后再在书信里与您说明?

 这本不是什么值得一说的生活姿态——只怕人人都要喝醉,只怕人人睡死都要流口水。而在我,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老实说,再重新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在您身上,我好歹看到了整体性。严肃认真,指导我们答辩的人是您;深夜喝的酩酊大醉在湖边嘈杂而过的也是您。而在六年后我才读懂:我一直不去回忆那个夜晚,是因我说服不了自身,那就是您。夜色给事物都蒙上了面纱,在那样远离白日现实的时段中,我无法把那个聒噪的身影与平日的您很好的重叠。中世纪骑士肩膀上长着孙悟空的脸?!不不,当然不可能。

 可是为求职长叹短嘘的时间里,我却突然间清晰地回想起这一秘密。也轻易地把您的两个身影重叠起来。当然,这里面没有任何取笑您的意思。何至于!只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我一直把您放在一个神坛上面。年轻的我会以为,您可是面容孔武,果敢勇猛的严肃骑士!现在的我,想到您,脑海中仍是骑士的形象。但我同时也知道,骑士翻身下马,驻剑卸铠,岂不也是与我一样体会人生百味的普通人?

 怎么样,个中深意,对一个一直崇拜者、追赶着您的后生意味着什么,您可想见?

 因为您的这一秘密——我有一种感觉,您注定要在那个夜晚,在有我的湖边出现——我多少变得更成熟起来。不似以往,只是模仿您的那种程度的成熟,而是更高程度的,要想尽办法做我自身的成熟。我可能还是要周末懒床,克服不了拖延症,但我也要成为别的什么——可能不是果敢勇武的骑士——只是我自身的什么。或许就是牧羊人也说不定!这么想着,之前散落在天际的云朵都飘下来,变回了我身边的羊群。

 最后,还是像以往与您汇报工作一样,给这次的汇报拟一个题目。这次就不叫“第十周院团委学生工作总结”了,我决定将之称为“秘密通讯”。怎样,感觉不坏吧?

 谢谢您听我啰嗦这么久!

 谢谢您!永远的老师与兄长!

 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此致

 敬礼

(作者 邱曾维)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