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站概况 最新期刊 教育研究 文章精选 人物采访 青春靓影 联系我们
数据中心
信息推送

做一个有用的人

——采访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张强教授

文/刘珣

如果你在20岁的时候想要具备30岁人的智慧,那么你就去和那个年龄段比较杰出的人交流。本着这样的想法,我走近了这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年轻教授--张强教授。

人物简介

    张强,男,33岁,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中科院“百人计划”入选者,科技部973青年项目首席科学家。2006年7月获中国科大物理学专业博士学位。2005年10月至2006年9月在德国海德堡大学做交流学生学习深造,2006年10月至2011年3月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先后作为博士后和访问学者从事量子信息和量子光学实验研究,同时于20084月至20113月被日本信息情报所聘为研究员。目前研究方向为单光子探测器研制和半导体量子光学等。博士论文入选2007年中科院百篇优秀博士论文和2008年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在Nature Physics (1)Nature Photonics (2)PNAS (1)Physical Review Letters (12)等国际学术期刊发表论文34篇,被SCI引用900多次。有张强教授参加的研究团队继去年实现测量器件无关量子密匙分发,解决单光子探测系统易被黑客攻击的安全隐患之后,成功将该系统的安全距离扩展至两百公里,创下新的世界纪录,该研究成果发表在2014117日出版的国际权威物理学期刊《物理评论快报》上。

(图 张强)

每段经历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中国科大研究生教育(以下简称“科大研教”):张教授您好,我来采访之前看过您的资料,觉得您的学习经历非常丰富,能不能跟我们聊一聊您一路走来的见闻和收获?

张强:我本科是在科大读的,本科毕业时我们有一个四五分流,我选择了直接读博士。也非常幸运,刚好那时候潘建伟老师回国需要学生,我又对前沿的理论物理非常感兴趣,跟潘老师聊了一下就决定追随他学习。潘老师一下子将我们从学生带入了最前沿的领域,我们的科研不是跟在国外的科研小组后面去做东西模仿他们,而是做些可以让别人来模仿的最前沿的东西。

科大研教:您曾经先后去过多个不同的国家深造,您在国外学习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张强:博士阶段在科大的工作告一段落后,我去德国海德堡大学交流了一年,潘老师和另一位教授在那里有合作的项目。在德国的学习更加的国际化,眼界上也更好。之前是一下子在一个方向做到了国际前沿,但是对其他领域的了解并不多,而在德国的那一年我就对其他相关的研究领域有了更广泛的接触。后来有一个去瑞士学习的机会,但因当时我夫人在美国,所以我选择了去美国斯坦福大学做博士后,在那里自己来做一个方向的研究。每所大学都有它自己的特点,像斯坦福就更注重创业,注重一个东西做出来能有什么用,这也给我的思维带来了一定的改变。有这样一种说法,两种类型的科研是最好的:一种是非常前沿的物理,一种是做最有用的东西。再后来我也去日本做过访问学者,有项目上的合作。每一段经历都让我有很多不一样的收获。

科大研教:在您的学习历程中,您觉得哪一段经历对您的影响是最大的?

张强:很难评价哪一段更重要,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个阶段是我本科的最后一年和研究生的前两年,因为这段时间是在集中精力有目的性的学习,包括一些文献的认真研读和实验方面的学习,都对我后面的科研有很大帮助。比较重要的还有在德国的那一年、在美国的前几年。其实每一段经历都很重要,因为不到最后,你也不知道什么东西是最重要的。

迷茫的时候更要做好眼前的事

科大研教:您在读博士期间有没有纠结过毕业后是去找工作还是继续走科研的道路?现在很多研究生都处于一种迷茫阶段,您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张强:我一直都想做科研,没有纠结过,而且很幸运可以跟着潘老师,科研道路还算顺利。我经常跟我的学生讲,“只要你努力工作,出路问题应该是不用担心的”。在你想好要做什么之前,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工作,这样无论以后你决定走哪条路,你都有资本去做出选择——选择科研,你有了很好的底子;选择工作,你具备了独当一面的能力。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清自己的方向,在你迷茫的时候你就要把眼前的事情做得非常好,一步一步向前摸索,路自然就出来了。

科大研教:您有没有过因为科研上的挫折而处于人生低谷的时期?您对待挫折的态度是什么样的呢?

张强:人生低谷基本没有。当然不是说我真的顺利到没有遇到过挫折,而是说可能在别人看来非常不顺利的事情,到了我这儿吃顿饭就忘了。如果说实验做得不好,你着急、失落、愁眉苦脸都是没有用的,踏踏实实地从头再来就好了。遇到挫折的时候要看远一点,没有必要一时一世,你只需要做到在每一个阶段都有进步,使现在的自己比以前更好。

做一个有用的人

科大研教:您对您的学生,或者说对我们这一代学生有着什么样的希冀呢?

张强:做一个有用的人。“有用”这个概念可以有很多种理解,在我的科研组里有两种。一种是你能做出来新的东西,将来可以被同行认可的;一种是你能做出来有用的东西,可以被大家所认可的。“做个有用的人”这句话看起来很平常,但是真正想让别人觉得你有用,其实是很难的。在我的组里,除了特别难的项目是大家合作,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独立的项目,从头做到尾。我希望我的学生是全面发展的,虽然现在强调合作分工,但我还是希望学生具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其实无论做什么事情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做得好就更难,有过这样一次独立做项目的经历,相信以后他们在做任何事的时候都至少能做到心里有数。

科大研教:您去过那么多的国家,最后依然选择回国,是想在自己的祖国做个有用的人吗?

张强:回国的原因很多。首先是潘老师希望我们回来,他希望我们每个人做不同的方向,然后回国集团性的发展。和潘老师的约定是一个方面,客观条件是国家的支持越来越好,国内经济要转型,越来越支持原始创新。还有一方面是个人的主人翁意识,国外环境再好也感觉是在给别人做事情,现在回国发展,让我更有归属感,这种感觉很好。

遇良师,很幸运

科大研教:您在谈话中多次提到潘建伟老师,他是在您的人生道路中影响很大的人吗?

张强:那当然,潘老师对我的帮助非常大。能遇到潘老师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像这样有比较好的学术地位的国际最前沿导师在当时是并不多的。潘老师对我的指导很仔细,他的言传身教让我受益颇多。潘老师说他更想做像波尔一样的人,波尔的个人成就可能不如爱因斯坦大,但是他成立了一个学派,培养出了很多优秀的学生。这种科学传统的传承是非常重要的,我从潘老师身上学到的东西也会传递给我的学生,他们再传递给他们的学生,这样不断地开花结果。潘老师经常说,“我可能得不到诺贝尔奖,但是我的学生,我学生的学生都是非常有可能的”。从潘老师身上我学到了很多很重要、很可贵的东西。

【责任编辑:丁孟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