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站概况 最新期刊 教育研究 文章精选 人物采访 青春靓影 联系我们
数据中心
信息推送

科学家?艺术家?

——访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传播与科技政策系特任副研究员梁琰

/杨正 申帆

“这很可能是有史以来,中国人制作的最酷的关于化学的科学传播作品。纯粹化学,纯粹美丽。”果壳网科学人是这样评价梁琰老师负责创作的《美丽化学》的。

梁琰目前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传播与科技政策系的特任副研究员,于2011年获得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化学工程与材料科学系的博士学位。在赴美之前分别于2002年、2005年获得清华大学化学系学士和硕士学位。材料化学的博士学位并没有让这个有着梦想和冲劲的年轻学者局限于实验室里的传统科研,而是走向了一个美丽而又神奇的化学科普世界。

《美丽化学》(BeautifulChemistry.net)是一个全新的网络科普项目,由梁琰负责,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先进技术研究院和清华大学出版社联合制作。这个于2014930日上线英文版的网站(10月底,中文版网站也已顺利上线),一上线即刻在网络上引起了轰动,短短两周,美国《时代周刊》官网等媒体都对其进行了报道并给予了高度评价。近日,《美丽化学》成功入围两项由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和美国《大众科学》杂志(Popular Science)举办的VIZZIES国际科学可视化竞赛大奖,入围奖项分别是“游戏/应用”(Game/App)和“视频”(Video)。

(图 梁琰

科学家转向艺术家

2001年,清华园。在与几个同学编写Photoshop相关书籍的时候,梁琰并没有想到,这种与电脑图形图像打交道的活儿将会是自己这个化学系学生日后的主要工作。

与许多清华学子一样,梁琰在本科毕业之后,选择留校继续攻读本系硕士,之后又飞往美国继续深造。至于如何从化学领域走上了科学可视化[1]这条路,梁琰是这么说的:“我一直对这些电脑图形图像比较感兴趣,但是真正开始关注科学可视化这个领域还是在出国之后。在国外有许多真正以此为职业的人,同时我也接触到了许多关于这方面的书籍。”

从明尼苏达大学博士毕业之后,梁老师并没有像大多数博士那样走上教职岗或继续攻读博士后,而是进入了波士顿的一家名叫Digizyme的公司,从事科学动画师的工作。期间,他们的团队参与制作了著名的基于iBooks平台的电子教科书《E. O. Wilson's Life on Earth》,这本电子教科书在全球获得了超千万的下载量,也正是这样的经历使得梁琰更加坚定了从事科学可视化工作的决心。

当我们和梁老师谈到,他花费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攻读化学学位,但最后却选择了科学可视化这种偏重艺术性的工作,心里有没有犯过嘀咕的时候,梁老师坦然地笑道:“没有,真没有。其实从事可视化工作并没有浪费我的专业,现在可能只是不用再去做实验了,但是经过硕博阶段的训练,我获得了很快掌握一个新领域的能力,尤其是在科学领域。另外,当你拿到博士学位之后,就会发现你特别容易和这些科学家进行交流,没有障碍。因为你了解他们的思维,了解他们的生活,了解他们在想什么,所以就会很容易和他们进行交流。包括我现在在科大,有当时同在清华和明尼苏达的朋友,现在我非常喜欢和他们一起聊科研”说到科研,梁琰对科学与艺术之间的关系也有着自己的看法“我觉得,我做的就是科学。用艺术的手段向大众展示科学的美丽,这本身就是科学的一部分。”

东北人在科大

对于一个在北京读书,又在美国深造并工作过一段时间的沈阳人,最后选择回国并定居合肥,这在某些程度上来看是挺奇怪的。在入职科大之前,梁琰对合肥知之甚少。当我们问及梁老师选择回国、选择中科大的原因时,梁琰毫无隐晦地说:“在国外,可视化本身就是一个比较新的领域。说实话,这种领域如果想要在美国拿到绿卡是比较不容易的。如果我选择坚持从事这个行业的话,就很难留在美国。”至于选择中科大,是因为“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和科大科技传播与科技政策系的王国燕老师合作。然后25系这边也给了我研究员的职位。同时我的《美丽化学》项目也申请到了资金。所以最后我选择了科大。”

在说到科技传播与科技政策系这个在科大比较边缘化的系时,梁琰却对它赞不绝口:“在国内,我们这个系还是非常特殊的,现在国内还没有其他学校有类似的专业。同时,25系在科学可视化这方面也处于国内领先的地位。像周老师、王老师他们做出的可视化作品多次都成为了《Nature》、《Science》等顶尖科学期刊的封面。而且学校在科普、科学可视化这方面也给予了我们系很大的支持,周老师(科技传播与科技政策系执行主任周荣庭教授)对我们系也有很大的寄托和希望。总而言之,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此外,梁琰还对合肥以及中科大的环境大加赞赏:“合肥这个地方,大家还是在踏踏实实地做些事,不像在北京上海那么躁动。”“中科大也是一个非常适合做科研的环境,很安静,不像别的地方那么浮躁。我很喜欢这里的环境。”

之后,当我们问到合肥的生活和北京、明尼苏达的不同时,梁琰生动形象而又不无俏皮地说到:“在清华,在我老家沈阳,在明尼苏达,基本都是在北方。这是我第一次来到算是南方的地方,整体感觉还是挺新奇的。比如现在冬天还会下雨,我们那边已经开始下雪了。”

中国科普的未来

对于一个从事科学普及的艺术家,梁琰对中国的科普有着自己的见解与看法。“我觉得,国内对科普是相当重视的,这可能和一个国家的发展程度有关。像美国,在第二次大战以后,经济和科技迅速发展,他们那时候的科普就也发展得特别快,而且质量特别高。像上世纪5060年代的《科学美国人》杂志,里面每篇文章的质量都非常高,而且受众面也非常广。”

至于中国当前应该怎样进一步推动科普事业的发展,梁琰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这方面最主要的有两点:第一,搞科研的人得开始愿意做这些事。第二,我们国家得培养出一批真正从事科普的人。”在第二点上,梁琰老师给我们举了一个国外的案例:“我们国家现在还没有这样一个专业方向,但这个方向是比较前沿的,那就是医学插画专业。这个专业在国外已经存在很多年了,它和科学可视化很相似的一点是,医学插画一方面要求艺术表现力,一方面又要求非常准确。我们国家应该逐步建立起类似的专业,但是这可能还需要5年、10年甚至更久的时间。”

但是,正如同梁琰老师自己所希望的那样:搞科研的人愿意投身于科普、科学可视化领域。那么科学可视化这个新生的太阳就会散发出最柔和而美丽的光芒。而像梁琰老师这样从事科学可视化的一批人,就是中国科学可视化这个新生“太阳”周围最初的一束光。我们有理由相信,通过这些开拓者的努力,中国科学可视化一定会绽放出像《美丽化学》一样炫目的精彩。

最后,如同标题一样,我们还要再问一句。梁琰,科学家?还是艺术家?

答案如我们所知,肯定是:both

责任编辑:丁孟霖】


[1]科学可视化:科学可视化(英语:scientific visualization 或 scientific visualisation)是科学之中的一个跨学科研究与应用领域,主要关注的是三维现象的可视化,如建筑学气象学医学生物学方面的各种系统。重点在于对体、面以及光源等等的逼真渲染,或许甚至还包括某种动态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