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站概况 最新期刊 教育研究 文章精选 人物采访 青春靓影 联系我们
数据中心
信息推送

津津乐道:文物保护研究那些事儿

——访中国科大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博士生徐津津

文/张雅群

2015年1月10日,荆州望山桥一号楚墓考古发掘现场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向媒体揭开了荆州40年来规模最大的望山桥一号楚墓的神秘面纱。在这座2000多年前的楚墓考古发掘现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博士生徐津津,有幸跟随考古人员一起探索、发掘、保护这座大规模、高等级、文物考古价值非凡的楚墓,亲眼见证了一幕幕震撼人心的场景,解读祖先遗留下来的智慧与财富。

这次荆州之行已经不是徐津津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考古现场了,与众不同的专业学习与研究方向成就了她科研之路的多姿多彩。津津的专业方向为文物保护,主要研究有机质文物保护,除了在实验室中潜心科研,她还会经常去到考古现场,运用所学知识研究、指导实际的文物保护工作。可以说,津津所在的中国科大文物保护科学基础研究中心为其科研的进行创造了合乎“天时地利”的优越条件,然而,科研路上绽放的精彩更是取决于她自身不懈的努力以及她对理想的执着追求。

(图 喜爱汉服的徐津津)

兴趣擦出的火花

徐津津是一名“不纯粹”的理科生,高中时她对中国古建筑和中国历史比较感兴趣,偏爱《探索·发现》一类的纪录片。高考填志愿时与文物保护技术这一专业的偶然邂逅,让她激动不已,因为这既与她长久以来的兴趣相投,又与她”不纯粹理科生“的身份相符,就这样,因为兴趣,她与文物保护结缘。

在大学期间,随着对文物保护专业知识系统、深入地学习,津津渐渐发现自己对有机质文物保护,特别是对纺织品这一块研究的兴趣更为浓厚,她希望做更加有意义的事——用自然科学的方法保护文化遗产。于是,大学毕业后,她选择了来中国科大继续深造,“来科大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我现在的导师龚德才教授是有名的有机质文物保护专家,我又特别喜欢这个方向,很希望能跟着他学习到更多的、更深层的知识;二是对科大浓厚的科研氛围早有耳闻,希望在此潜心学习几年。”就这样,兴趣擦出理想的火花,照亮了她的科研之路。。

愈接触,愈热爱

如果说,兴趣只是擦出了她对文物保护的热爱之火,那么在美丽的科大校园里,深入地接触与系统地学习,和着对梦想的执着与喜爱,燃烧了她充满活力的青春岁月。

徐津津的研究方向更细的划分是有机质埋藏环境研究。读研以来,她积极参与一些重大科研项目的相关研究,如:国家科技部的出土有机质文物现场提取技术研究与应用示范,国家文物局的潮湿地区古代墓葬中丝织品保存状况的预判研究以及国家文物局指南针计划中的中国古代植物染色技术研究和科学标本库建设等。项目中多项操作是在实验室中进行的,比如在国家科技部的项目中,津津及其实验室团队主要通过模拟实验来探究氧气、光、湿度、微生物等最主要因素对文物腐蚀的作用机制,确定各因素在腐蚀过程中主次关系,并且对多个考古现场的环境进行调研和实验室分析检测,为现场的保护技术提供理论支持。

除此之外,津津和她的实验室还经常去考古发掘现场从事文物保护工作,如河南贾湖脆弱人骨加固及骨器的现场提取及保护,安徽南陵宋墓出土丝绸的现场提取、揭展及加固保护以及近期的湖北荆州望山桥一号楚墓的现场提取及保护等。愈多的接触,愈加的热爱,实验室的团队合作精神以及取得的研究突破,发掘现场考古工作者的敬业精神及出土文物的精美绝伦无一不振奋人心,鼓舞她怀着一颗无比虔诚的心去研究、解读和保护祖先留下的宝贵财富。

(图 徐津津在考古现场)

我已亭亭,无忧亦无惧

文物保护工作要求严谨。不管是实验室中的理论研究,还是考古工地上的实际操作,都需本着负责、求实、科学、认真的态度,这需要关注每一个细节。“其实挺辛苦的,尤其是在考古现场的工作”,津津说道,“现场跟实验室不一样,经常会碰到各种突发状况,需要我们有足够强大的应变能力,比如遇到本来没有预料到的文物种类,应该如何应对提取;如果遇到文物非常脆弱,保存状况不佳,应该如何最大程度保护其本体……总之,去到现场才能更深刻感受到文物保护工作的重要性”。

当问及津津对女生从事文物保护研究是否存在不便时,她笑着说,“相比男生,有些重体力活,女生确实没有优势,但是近年来考古工地的条件逐年提高,科技手段在考古中应用更为广泛,我们几乎感觉不到性别差异所带来的不方便。而且女生也有自己的优势,比如说一些需要耐心和仔细的清理工作往往能体现出女生的优势。”

对于未来,津津有她自己的想法。“我应该会继续从事文物保护的相关研究,博士毕业后我希望去到高校或者考古所、博物馆相关单位继续从事文物保护研究,在实践中得到更多的学习和锻炼。”总之,不管未来是什么样的,津津都做好了准备,即使有苦有累,她都欣然接受,因为现在的她正如她自己描述的那样,“我已亭亭,无忧亦无惧”。

【责任编辑:朱海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