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站概况 最新期刊 教育研究 文章精选 人物采访 青春靓影 联系我们
数据中心
信息推送

科大,就在那里,牵动我的思念

/吴海霞

(图《秋韵——勤奋路》 作者:周雷鸣)

古往今来,秋天总是文人墨客吟诵的对象,初秋的微凉,深秋的萧瑟,都拨动着人的情思。郁达夫写秋,写的是浓浓的乡愁;刘湛秋写秋,写的是收获的喜悦。秋天的味道啊,就像酸梅汤,酸甜都融在了清凉中,沉静而浓郁。

我与科大的邂逅就是在这样的秋光里。

2009年秋,当我背着行囊走进这个校园,它的气息就开始慢慢地融进我的身体,在我的身体里一点点地沉积,数年之后,它具有了一种使我沉醉、依恋的魔力。这种魔力,源于它的草木,它散落的建筑,以及经过这里或者留守此处的人群。科大,一个深藏在我的内心深处,如故乡让我一般默然爱着的地方。

科大的校园并不大,但是宁静而美丽,每个时节都有独特的风景。春天,一教和被紫藤缠绕的老北校门之间的那段路上,樱花红绿相缀,宛如一片片彩云,蝴蝶游戏其间,游人穿梭其中;夏天,眼镜湖中莲花绽放,衬着亭亭如盖的绿叶,就像是蔚蓝的天幕上嵌着散发光华的繁星;秋天,天使路上的梧桐树叶开始泛黄,夕阳西下,灿烂如金;冬天,大雪纷纷扬扬,整个校园银装素裹,而洁白的草地上,偶见小猫小狗追逐相嬉,别有一番情趣。

喜欢一个地方,也许只需要简单的理由,比如它拥有如画的风景,抑或令人馋涎的美食,但是深爱一个地方,必然是因为这个地方承载着人生某一段路程的故事。在日升月落的长河中,一批批学子来来往往,对于遍布在世界各地的科大人心中,母校是一个永恒的符号,而那些风景则承载着鲜活的记忆。

相逢科大,我们正值青春年少,怀揣着美好的梦想,希望靠着如孺子牛般的勤奋耕耘,不断汲取知识,未来也能在各自的领域里拥有扭转乾坤的力量。大一的时候,上课和自习是生活的主旋律,不上课的时候,我们总是约着同学三三两两去图书馆、教室自习,老图书馆的阅览室是我们的自习根据地,那里安静、明亮,门口总是坐着一个整天看小说的管理员。阅览室的书种类不多,但偶尔能发现一点惊喜。比如微积分考试有时会遇到一些旧参考书上的相似习题,光学的作业总能在某本书上找到大部分的答案,《电磁学千题解》很难借到,但在阅览室却有一两本,虽然被翻得书角打卷儿,总是能看的。

在图书馆,除了课程参考书的书架,我最常去的就是文学书架了。记得有一天在那儿上自习的时候,我中途休息就在书架上翻了翻闲书,发现了一册封面有些破损的《平凡的世界》,之前听很多人提起但从未读过,抱着读读看的心情我打开了那本书,结果一读就是一晚上,明亮的灯光,泛黄的书页,静谧的夜里偶尔想起的翻书声,至今回想仍觉美好。

夏夜每当看书觉得疲劳的时候,我总喜欢沿着天使路漫步到眼镜湖,然后在湖的石桥上休息一会。仰望一下天空中散布稀疏的星星,深吸几口带着余温的荷花的淡香。片刻之间,紧张的神经也就舒缓了下来。而秋天的时候如果下了一场夜雨,天使路上金黄的梧桐叶就会落满一地,在朦胧的灯光下非常具有诗情画意。这样的夜晚,眼镜湖畔的空气像草叶尖上悬挂的露一样,微凉而湿润,吸一口,四肢百骸都觉得舒泰,整个人的精神也会随之一振,走上两圈,很多理不清的思绪也就在漫步的过程中解开了。

(眼镜湖 图来自校园文化网)

很多刚来科大的同学会对眼镜湖这个名字感到好奇,我也不例外,后来经一位前辈指点才知眼镜湖之所以以此命名是因为两湖隔着樱花大道相望,恰似一副眼镜。而每年都会在人人网流行一段时间的“郭沫若密码”也与该湖有关,因此平添了不少神秘感,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对象。而眼镜湖也确是科大学子最爱的休闲之地,穿湖而过的长桥,湖边的石凳和草地,总能看到同学在那里沉思,交谈,或嬉戏。

春秋又几度,物换人也非。我在这座美丽而宁静的校园里已走过了五个春夏秋冬,我能够如数家珍地道出校园里什么地方长着什么植物,这些植物什么时候开花结果,什么时候吐芽叶落。当我毕业离开这里,那些熟悉的风景、熟悉的人,那些共同的经历的事,那些共睹的风花雪月,也都终将成为我的记忆,温暖而美好。正如去年我们在毕业纪念册上所写:“此后,见,或者不见,科大,你就在那里,牵动我的思念。”

【责任编辑:马睿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