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站概况 最新期刊 教育研究 文章精选 人物采访 青春靓影 联系我们
数据中心
信息推送

日本电气通信大学:

友善、严厉礼貌和严谨

文/戴晓晴

电气通信大学,位于东京都的调布市。站在电通大的校门前我都惊呆了,这就是学校的正大门吗?一点儿也不像大学校门呀!区别于中国大学校门的高大挺拔,电通大的正门小巧且简朴,强烈地散发着一种特有的日本风格——那是一种混合着简洁和不锈钢的感觉,而这种风格延伸到了校园里的每一栋建筑和设施。但是当我踏进人间传播学院媒体与通讯实验室的时候,这种感觉瞬间就被一种好像步入了新大陆的新奇感所取代了。

这个只有近九十个平方的实验室里,塞满了各种东西。除去留给学生用的十几台电脑桌,实验室的一整面墙全是柜子:其中一个排放着历届学生的毕业论文,一个摆着研究用的各类书籍例如PHP、JavaScript、WebGL等,一个塞满了成套的漫画书,更有一个柜子上满满地全都是电影录像带和DVD!再一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台52寸的电视机外加好几台不同时代和类型的任天堂和索尼的游戏主机。我的目光又扫向墙角桌子上的微波炉和窗户下的长型沙发,心想这个充斥着休闲娱乐气息的地方真的就是实验室?!

“Those are not for amusement,we use it for research and study! ”就在我对着这一排游戏主机思索着上面那个严肃的问题时,一个有着日文口音,并且略微沙哑的男声从我身后响起,我赶紧回头,就看到兼子正勝教授正乐呵呵地看着我们。

兼子正勝教授:友善又严厉

“Of course! ”我赶紧接话并做自我介绍,同时也一边观察着这个即将指导我接下来两个多月学习的日本教授。兼子教授带着眼镜,头发花白稀少但却直硬硬地立在头上,就像他六十岁的年纪却十分硬朗的身板儿一样。他与我们交谈完毕后,将我和方米师兄介绍给了同在一个实验室的八名本科生和两名研究生,并让双方学生明天在这里进行一次各自的研究成果汇报。看来丝毫没有喘息地机会,这就要开始忙碌起来了。

在日本,大学教授具有较高的社会地位,十分受人尊敬。兼子教授作为人间传播学科的元老级创建者,他对每个学生的指导都极具针对性且能够一阵见血、指明方向,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兼子教授对我们两个中国来的交流生也很是照顾,除了每周对我们的研究方向进行把关和指导以外,还经常询问我们过的怎样,身体如何,有没有在空余的时间畅游一番等,并给我们推荐了很多好玩儿有趣的地方。他在知道了我本科是摄影专业,并且对电影相当感兴趣之后,立马说到:“走着,这周末我带你们去东京都摄影展览馆!还去吃好吃的寿司和猪排饭!”

在目黑车站附近的餐厅吃炸猪排饭的闲聊中我了解到,兼子教授在他23岁拿到了东京大学本科学位的同时考取了巴黎大学的全奖研究生。“考试很困难,但是我通过了。”他的语气中带着一股自豪:“我在法国一共待了三年,三年来我一次都没有回过日本。”“为什么?”我把刚举起的筷子又放下了,瞪大眼睛问道。“三年来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没有时间回去啊。第一年我就完成了研究生的课程和研究,这一年很累很幸苦,我除了在实验室里埋头研究什么都没干,吃饭都只花十分钟。之后我又申请了博士学位,接下来的两年,我才有机会游览巴黎和法国。”他喝了一口啤酒,接着说道:“我当时博士学位的专业方向是文学与哲学,而我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去戏院看歌剧和电影。那时候大学附近有十几家戏院和电影院,哪家打折我就去哪家,哈哈。”

电通大的学生:礼貌和严谨

板敷由梨奈是和我一届的研究生,因为日本的研究生是两年制,所以他们马上就要毕业了。我递给由梨奈一盒百奇饼干,问道:“我听说在日本找工作很幸苦,是这样么?”由梨奈躬身点头一句谢谢,接过那盒百奇说道:“在我们学校的这个专业工作还是很好找的。因为我们专业的针对性很强,网络、代码、编程,各大公司都缺这样的技术人才,我们已经毕业的师兄,有的进了任天堂,有的进了尼康,还有一个甚至当了电影的监制。但是找工作在日本的确是很费神的一件事。”由梨奈坐直了身体:“每个人都必须穿求职用的正装,背求职用的黑色手提大包,求职的那一段时间东奔西走,将简历投递到各大公司,然后坐立不安地在家等待公司通知面试。面试结束后,又坐立不安地等待面试结果。总之是一件相当劳神费力的事情。”

 

我点点头,又问:“那你们研究生两年都是怎么度过的?”“第一学期是学习基本知识,下学期就要开始确定研究方向和论文的题目了,因为我们的论文结论都必须具有原创性,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要和兼子教授交流选题是否合适,确定选题后,再找来大量的论文和文献进行阅读和研究。接下来就是进行自己的原创性研究,这期间,兼子教授会和我们进行交流和讨论,我们阐述研究想法,教授来判断这些想法是否具有可发展性,他会为我们的研究提供很大的帮助和指导。我们实验室的同学内部也会进行讨论,因为每个人的研究选题都不一样,很有可能其他人懂得我不明白却需要掌握的技术,频繁的沟通能使我们互帮互助,共同研究。”

“板敷师姐,我这里有个3D和maya的问题想要请教你,能麻烦您过来一下么?”同一个实验室的本科生増田智子在那边喊道。“那我先失陪一下。”由梨奈双手合十朝我做出一个抱歉的手势,就和智子讨论问题去了。

“你必须尝试去接触和了解一切新鲜的东西”

在日本,读大学和研究生的人越来越多,随着中日双方学校的合作与交流越发密切,电通大的也有很多的中国留学生。学校的社交环境较为单纯,人与人之间互相尊重、互相关照,日常交流通过简单的日语、英语和手势就能够完成,那种“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和“我一定要让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纠结过程,也是体验留学生活和享受人际交流的一部分,不是吗?

而要说到学习环境,我觉得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兼子教授的实验室里研究设备精良,实验室内部有六台服务器为其提供数据管理和网络支持,每个待在实验室的人都配备一台工作站,实验室还会根据每个学生的研究选题的需求进行设备的配置和更新。我对这种重金投入实验室的举动感到疑问,而兼子教授是这样说的:“你必须尝试去接触和了解一切新鲜的东西,这样才能更好地学习和生活。”

原来,教书育人,传道授业,教学相长,这一点不分国界。

 

【责任编辑】姚雨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