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本站概况 最新期刊 教育研究 文章精选 人物采访 青春靓影 联系我们
数据中心
信息推送

为什么不放心?

——转基因技术的社会困境与中国现实

文/李昂

 岁末将至,如果要评选2013年度最受公众关注的科技领域关键词,相信“转基因”一词再度蝉联榜首,应该没有太多悬念。

 2012年,“黄金大米”事件的余波尚未过去,2013年,公众疑虑的目光再次为与转基因技术和食品相关的诸条新闻所吸引:7月,中国61位两院院士联合上书国家,提出尽快推进转基因水稻产业化的请求,引来争议一片;9月,科普作家方舟子和节目主持人崔永元就转基因食品的问题在微博上进行了前后五轮的激烈论战,随后崔永元只身前往美国调查转基因真相,轰动一时;年底,由清华大学发起的“2013年中国十大健康传播热门话题”评选中,“转基因”力压“雾霾”、“H7N9”、“PX”等位居第一;本年度的中国与拉美国家国际农业论坛上,中国再次批准四种转基因作物的进口。相比于初识转基因时期的茫然和不理解,面对已日益迫近我们每日生活的转基因技术,绝大多数的公众开始表现出更大的忧虑和不安。在转基因技术安全性还并没有得到一个明确说法的今天,公众却已在等待一个他们急切寻找的答案。

 问题不仅仅是转基因食品是否真的安全。回望来路,无数个疑问在我们心里升起:“身份不明”的转基因制品到底已经在多大程度上侵入了我们的生活?一些机构发起的试吃转基因食品的活动是否违背了伦理道德?是否应为转基因制品贴上标识,以区别于其他商品?当未来的某一天,生活中已充斥着转基因制品,我们是否还有选择“非转基因”的权利?

 面对林林总总的疑问,要想理出一个比较清晰的头绪,我们首先不妨把目光聚焦回转基因技术的研发模式上来。从实验室,到田间地头,再到如今的超市餐桌,转基因技术十几年间便能迅速产业化、形成规模这一事实,足以说明不少问题。相比于农业社会基于投入与产出直接因果联系、简单相互作用的技术创新模式,和工业社会类生物体形态结构和运转机理的创新系统,在信息社会,每一项新技术的研发和应用实际上都处在一套无形的“生态系统”之中。具体到转基因案例,在这一系统中,传统意义上的创新要素,加上科学家群体、生产商、政府管理部门、作物种植户和公众等研发应用的参与方,以类似自然界中生态系统的形态彼此共生、依存。形成各种直接、间接的有机关联。随着参与方的增加和互动关系的进一步复杂,技术开发、应用中各方应承担的社会责任和义务不再像以往那样明晰,接受社会和政府监督管理的主体权责也更难以确定。从一国政府的角度说,如果转基因技术在应用领域走得已经足够远,甚至出现了产业化端倪时,相关部门就应当及时制订与之相关的法规和政策,客观评价其安全性,关注、预判技术和产业的未来走势,冷静、审慎地对待新品种的审批和引进,使对农业安全和食品健康的监管不致于出现“真空地带”。

 无规矩,不成方圆。一方面,规制扶助转基因产业化的“法”亟待完善;另一方面,作为重要的公众议题,也需要重视传播与沟通“术”的技巧,促进生态系统各参与方的交流和理解,让公共领域的转基因议题讨论更加顺畅、更加有效。中国俗语常讲:话不投机半句多,在公众与科学家群体的沟通中,这是再适合不过的写照了。公众急切需要从科学家那里获知,食用转基因食品到底是否真的安全,到底能不能放心吃;而科学家却答非所问,摆出一大堆科学证据,大谈如何证明其“无害”的实验过程,可想而知,沟通效果自然是南辕北辙。科学的表达,总是注重从实证和确凿的证据出发,归纳演绎,形成推论,再去寻找新的证据来证明之前的推论,循环往复。转基因技术“年纪”尚轻,还没有足够长的时间和充足的证据证明其“绝对”的安全性。然而,对公众来说,他们没有时间,也没有耐心听完冗长的道理,只想要二元化“是或否”的确切答案。

 我们当然不能责怪公众,相反,科学家需要调整自己的话语表达,与公众的需求期待相契合,以避免这类自说自话变为无意义的“单向度独白”,使类似对话不仅失去应有的效果,甚至可能加深两个群体之间的误解和隔阂。在与普通群体或职业之外的公众对话时,科学家应当学会转换话语体系,可借助专业媒体或传播机构加强自己沟通能力的学习。在转基因的话语生态中,应该允许支持、反对、疑虑甚至是激烈的表达,这各种各样的声音传递出来,了解对话双方认知结构的差异,寻找彼此关切的“最大公约数”,为公众和科学家群体的互动和理解提供必要的前提。

 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短时期内还不能一概而论;转基因技术的未来,也没有人能够预知。面对转基因,如何根据实际国情制定技术战略,如何评估和审批转基因物种,对转基因品种的商业化怎样管控,如何应对农业生产新变化,这些考验着政府的施政能力;如何加强双向沟通和彼此了解,帮助公众以科学的态度认识转基因,还要看科学家群体的沟通艺术。同时,我们也希望,能够在珍爱生命、保护生态、资源共享、利益公正的基础上发展转基因技术,使技术进步中能有更多人文关怀。


【责任编辑  李金龙】